欢迎访问厦门新闻网网站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招商加盟 民生新闻
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
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
美食文化 名人动态
时事观察 女性健康
法治生活 男性健康
大型活动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
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
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
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
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
报料投稿 汽车商情
今天: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民生新闻 >

“ 三姥爷做幡,只用两只手。 ”

时间: 2021-03-23 09:41 作者:8c7614 来源:未知 点击:

在那个夏天的午后,三姥爷躺在刚建好的裱砖房里,慈祥又带着一丝坏笑的看着我,张嘴露出两排黄牙,嘴里发出呵呵、呵呵的笑声。

而我,正学着三姥爷的模样,往他的水烟壶里挤上烟丝,用煤油打火机点着,呼噜呼噜的往外咂着烟。偶尔有两口浓烟入肺,呛的鼻涕眼泪一大把。

那年,我十岁,而三姥爷六十三,刚操办完二儿子的婚事。那段时间,他像久病初愈一般,每天躺在自制的躺椅上,咕噜咕噜抽着水烟,想着心事。

三姥爷是个老实本分的庄户人,种庄稼一把好手,能吃苦、肯卖力,最主要的,还会一手别人学不来的绝活——糊幡。

这个幡,就是村里老了人、办白事用的那种招魂幡,停灵的时候摆在灵堂里,出殡的时候由孝子手持,丧事结束以后插在坟头上。

三姥爷就是做幡的高手,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。他糊幡,从来不动铁器,只凭一双手完成。

我见过三姥爷糊幡的过程。

一般都是某某家老了人以后,派人寻过来,请三姥爷给置办家当,来的人要带一包过滤嘴香烟,再塞过来十块钱。

三姥爷接了钱,把烟攒起来,依然点上一锅水烟,呼噜呼噜抽完,然后忙活起来。

幡要做的好,首先要选好做幡的棍子。三姥爷做幡,只选柳枝,看中的就是柳树枝条垂下,随风摆荡的忧伤气质,而且,四季都可以砍枝使用。

选中一根主枝一米五左右的枝条,除去叶子,便开始往上糊白纸。

三姥爷做幡,只用两只手,把白纸撕成细条,再刷上浆糊,粘到柳枝上。粘出来以后,柳枝下垂,每个柳枝上又分出若干白纸丝。迎风一摆,自带催泪的效果。

没几年,三姥爷的幡就成了四里八乡办白事的“牌子货”,谁家办白事能用上三姥爷糊的幡,是极有面子的事情。

靠着糊幡的收入,三姥爷把家里的土坯房翻盖成裱砖房,给两个儿子都留了房子,又先后招了亲。

等老二也完婚以后,一家人住在一个院里,三姥爷在北厢房西屋,老大在北厢房东屋,老二在西偏房,一家人柴米油盐,过得也有了一些滋味。

那时候我就喜欢去三姥爷家,喜欢玩他的水烟锅,也总想着偷偷抽上几口。

就这样玩着、闹着,又过了几年,三姥爷攒钱给家里买了一辆拖拉机,老大、老二轮流开,给城里送红砖、拉沙子,家里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。

再去三姥爷家的时候,他已经很少再糊幡了。偶尔有相熟的人求过来,他笑眯眯的接过烟,却不再收钱,当面撕出来一条幡,更像是在炫耀了。

又过了几年,我上了初中,回老家少了很多,也懂得了矜持,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去亲戚家胡闹。

有时候在街头见到三姥爷,他还是热情的招呼我,我不好意思的回上一两声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总感觉他越发清瘦起来。

初三那年冬天,再听到三姥爷的消息,是母亲带来的。

那天母亲从医院回来,说三姥爷要不行了。

胃癌,拍了个片,肿瘤已经很大了,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去。

我问母亲,要做手术吗?

母亲摇了摇头。

那时候村里有人得了癌症,有条件的,做一个手术,也不化疗,听天由命。条件稍差点,就直接从医院里拉回家去,好吃好喝,在家等日子。

我又问,三姥爷家也算条件不错了吧,为啥不治?

母亲又摇了摇头,脸色凝重的叹了口气。

那个周末,母亲带我回了一趟老家,专程去看了三姥爷。

临去之前,母亲千叮咛万嘱咐,让我千万不要提病情,家里人都瞒着呢。

到了三姥爷家,三姥爷披着一件旧棉衣,守在蜂窝煤炉前烤火。看脸色,煞白煞白的,颧骨高高突起,眼睛成了两个坑。

两只满是茧子的手紧紧靠着火炉,时不时拧一把鼻涕甩出去。

见母亲带我过去了,三姥爷抬了抬头,眼神很快又沉下去,看着炉子里的火苗,空洞、无力。

一边看着,一边和母亲说,这次怕是不行了,你看看,都不能吃东西,吃什么吐什么,白白糟蹋了粮食。

三姥爷一边说,母亲就在一边说好话。正说着,大儿子送饭过来。

三姥爷白了老大一眼,也没说话,接过饭碗就吃,还像以前一样大口吃、大口咽。

他大儿子把我母亲拉到一边,劝母亲回去,看了就行了。现在正在吃东西,一会又要吐了,不想让母亲看到三姥爷狼狈的样子。

母亲悄悄叹了口气,和三姥爷告别。

三姥爷还是烤着火,低着头不说话。

我回头看了他一眼,他的身型越发伛偻,差一点就趴在火炉上了,似乎这个世界只有炉子能给他一点温暖。

回去没几天,就接到三姥爷去世的消息。

我上学,父母没让去,他们去参加了丧事。

据他们说,三姥爷灵前,插着一根买来的招魂幡,粗糙、丑陋、廉价感十足。

来奔丧的人见了这根幡,都忍不住多抹一把眼泪。

这个糊了一辈子幡的人,最后也没有给自己留下一根。

从那以后,再也没有手撕的手工幡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(责任编辑:8c7614)

国际新闻

更多>>

民生新闻

更多>>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关于我们 | 机构介绍 | 报社动态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招聘信息 | 查询系统
Copyright©2014 www.112110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厦门新闻网 企业信息
QQ:314127396中部崛起B2B为你服务